第284章 迟来的归客 第(1/2)分页

    “什么?找到香菊?”

    “她在哪?她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深夜时分,古源的一通电话,让蔡老板彻夜难眠。www.tiaodengk.com

    古源电话中只说找到了香菊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提就挂断了电话,这让蔡老板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因此,一夜辗转难眠的蔡老板,天刚微微亮,就迫不及待地从龙州出发赶往卧龙镇。

    “等蔡老板来了之后,你准备怎么做?”曲文有些犯难的冲古源道。

    古源脸色不太好看地看着一个长满了杂草的坟头,复杂地道:“我们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香菊临死都没有怪过蔡老板,我们又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?”

    听到古源的话,曲文点了点头,叹息道:“是啊,怪不得痴情总被无情伤!”

    “时候不早了,先回”

    古源看了看大日头,眼瞅着马上就要中午了,蔡老板想必也该到了。

    说巧不巧,古源二人刚一回到乡镇办公所,一辆豪华座驾就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蔡老板迫不及待地从车上冲了下来,看到大门前的古源和曲文,眼神不由自主地向着里面张望道:“香菊呢?”

    “古镇长香菊呢!”蔡老板满眼都是急迫。

    见此,古源为香菊感到不平的那点情绪,也跟着消散了一些,他能看出来,蔡老板确实很在意香菊。

    不然也不至于三十年了还在苦苦寻找。

    于是,古源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,只能道:“香菊不在这”

    “不在这?那香菊在哪?古镇长快带我见她!”蔡老板红着眼睛。

    曲文见此欲言又止,生怕这个消息会刺激到蔡老板一蹶不振。

    古源则冲着蔡老板摇了摇头,随后从一旁抱起半坛青梅酒递给了蔡老板。

    蔡老板低下头看到青梅酒坛的瞬间,整个人的肩膀剧烈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蔡老板没有询问,轻轻接过那半坛青梅酒,用手掌擦了擦酒坛,随后整个人怀抱着酒坛跪在了地上,一阵低语的呜咽随之而生。

    “香菊,香菊!”

    蔡老板一边呜咽呼喊着香

    菊的名字,一边死死地抱着酒坛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设想过一百种见面的方式,可眼下这种是最残忍,最让他难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斯人已逝,唯憾终生。

    看着呜咽不已的蔡老板,曲文和古源都十分知趣地站到了一旁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蔡老板终究是止住了声,双目红肿地抬起头,看向古源问道:“香菊在哪?带我去看看她”

    古源默然点头,一旁的曲文道:“路有些远,要不”

    不等曲文把话说完,蔡老板就打断曲文道:“走着去!再远的路,远得过这三十年?”

    说着,蔡老板二话不说,紧紧地抱着那个陈旧的青梅酒,跟在古源的身后,一步一步地走向红运河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古镇长去哪啊?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,古源和怀抱酒坛的蔡老板这个组合,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,期间更有不少人向古源打招呼,但这一次古源少见地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见此,一些好事的人也跟在了蔡老板的身后,想要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对此,古源想要呵斥,却又忍住了,回头看了眼沉默不语的蔡老板,还是作罢,香菊的故事确实也应该让大家知道。

    照顾蔡老板的体力,古源这一路走得很慢,十里的路程走了足足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当古源带领着蔡老板走到红运河边缘的时候,身后已经足足跟了上百号前来看热闹的老少妇孺。

    看着激荡的河水,蔡老板有些失神,低头看着怀中的酒坛道:“原来你是在这里等我!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就是从这里走的,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”

    蔡老板一边说着,也不用提醒,就看到了不远处一个杂草丛生的小坟包。

    小坟包很简陋,也没有墓碑也没有名字,只有黄土上的杂草随风飘摇,似在招手,又像是在问候。

    一瞬间,蔡老板放下酒坛,跪在杂草丛生的坟头前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没有言语,在古源看来,想必所有的言语,都藏在了眼泪里,落入泥土,捎给那个人听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这咋回事啊?这个坟头是谁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这坟头都好些年了吧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草头村老孙家的吧?前些年我见到过老孙来清理坟头,不过这几年老孙身子骨不太好了,就没来了”

    “这人不是个大老板吗?难道是老孙家的亲戚?不太像啊!”一些年纪轻点的人议论不已。

    “香菊,为什么不等我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混蛋!”

    蔡老板一边说着,一边狠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