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后记十一 第(2/2)分页

在他身上十分合用。

    他们去了栖山居、茶不凉见李河、谭得宝等人,跟他们叙旧,并把她已经将栖山居交给陈氏,把茶不凉给了姜云雪的事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还去了姜云珠在县城里那处宅子小住了两天,就是在这院子的湖水边,沈凤鸣第一次亲了姜云珠。

    姜云珠得承认,那时她就有点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是见了柳氏,现在柳氏自己开了一个店面,卖绣品以及帮人裁剪衣服,生意红火。

    他们还见了李镖头跟李延,现在李延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,长成一个英俊少年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十分美好。

    这天,三人准备回京。

    “给你晒的花茶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陈老爷子把两大包花茶放到姜云珠的马车上,他一直记得那次姜云珠看着他种的花说以后有花茶喝了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每年他都会晒花茶,今年终于可以给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娘的一点心意。”姜城拿出一套小孩戴的金饰给姜云珠,其中包括长命锁,金手镯,金脚镯,传说这些能保佑孩子无灾无祸,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“姐,等我考中状元,去京城找你。”姜霖这话说得十分心虚,他感觉自己不是状元的材料,不过能考中进士也不错了不是。

    “姐,给你的。”姜云雪把一叠书稿递给姜云珠。她知道她喜欢做菜,也喜欢看菜谱,这些都是她从书院的藏书楼里给她抄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又想到,沈家或许也有这些书,她又有些送不出手了。

    姜云珠却直接接了过来,沈家就算是大世家,也不可能收尽天下藏书,更何况,这是她的心意。

    姜云雪脸上露出笑容,她以后可以再帮她抄,甚至可以帮她整理成册。

    姜武见此,在旁边急得直挠头,他好像没什么能送给姜云珠的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听爹娘的话就行了。”姜云珠对他道。她可听说,他淘气得很呢!

    姜武面似火烧,赶紧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姜云珠三人上了马车,陈氏等人在那里看着,直到他们的马车消失不见,陈氏才落下泪来,这一分别,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。

    “若是以后想他们了,咱们就去京城看他们。”姜城道。

    陈氏想想也是,这才收住离别的感伤。

    已经是六月,天气开始热了,正是穿新夏衣,换新纱窗的时候,可丹阳公主却一点也提不起劲来。

    她现在每天跟沈大学士的日常就是问常嬷嬷跟沈福,“公子他们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自打姜云珠他们走后,府里冷冷清清,两人连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了,只是每天数日子,看姜云珠他们去了多少天,是否该回来了。然后就是琢磨,沈恒是不是又长大了一些,是不是会说更多的话了。

    这天沈大学士从外面回来,照例看向沈福。

    他以为会跟以前一样,沈福会摇头。

    谁想到,“老爷,公子跟少夫人他们回来了,在前厅呢!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沈大学士问,这一刻,他脸上再没有之前的板正严肃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沈福瞄了沈大学士一眼,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沈大学士三步并作两步往里走,过了抄手游廊,已经能看见正厅,可不是,沈凤鸣、姜云珠跟沈恒都在呢!

    他放缓了脚步,这才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沈恒的确会说更多的话了,会喊“祖母”“祖父”,丹阳公主跟沈大学士抱着他不舍得撒手。

    沈家重新了恢复了热闹。

    八月的最后一天,却发生了一件大事。齐嬷嬷早上伺候皇太后起床,却发现她已经没了气息。她夜里不知什么时候薨了。她神色安详,就好像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对此最悲痛的莫过于丹阳公主,她哭得几次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庆隆帝也哀痛异常,他能当上这个皇帝,皇太后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全京城挂白,为皇太后守一个月的国丧。

    皇太后很疼沈凤鸣,她忽然离世,别说沈凤鸣,姜云珠都十分悲伤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前年那次,大家心中多少有了点准备,这次皇太后走得安详,众人心中多了一丝宽慰。

    人总要向前看的,一晃就入了冬,这天天上下了小雪,那雪粒好像细盐般洋洋洒洒。

    这天,在京城北郊的一处破庙里,却发现一具女尸。

    京兆府的人立刻前去检查,得出结论,是一个被冻死在这里的老妪。

    天气冷了,这一点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可是两天后,却有人送来一封书信,说是那老妪留下的,她言说,若是她哪天死了,便让这人把这封信送到衙门里。

    京兆府的人打开那封信阅读,却惊得血都凉了。